女人國際徵信
關於我們 聯系方式 服務流程
首頁最新消息
(發布時間:2009-07-16 10:37:07)
妻子患尿毒症丈夫留下離婚協議失蹤

離婚相關故事-妹妹睡得正香,患尿毒症的媽媽躺在病床上流著淚,再看看床頭父親留下的“絕交信”和離婚協議書,大顆的淚珠從周亞青的眼中湧出。

16歲的女兒淚如雨下:“爸爸,你不要丟下媽媽”

昨日下午3時,西安交通大學第一附屬醫院(以下簡稱“交大一附院”),腎內科,31床。

剛做完手術的馮書琴躺在病床上,腹部纏著紗布,在她旁邊,2歲的小女兒周坤睡得正香,小嘴不時地吮吸著。16歲的大女兒周亞青靜靜地趴在母親病床的一角。

聽到腳步聲,周亞青疲倦地抬起頭,看看來人,伸手輕輕地在妹妹背上撫摸了幾下,將毛巾被往上拉了拉。“31床,學習時間到了。”聽到護士的呼喚,周亞青扶起媽媽,艱難地向病房外走去。等學完了“腹透”知識,她們就可以回家養病了。

媽媽聽課去了,回到病房的周亞青,拿出爸爸留下的兩頁信紙,剛才還堅強的她淚如雨下:“爸爸,你不要我們無所謂,你不要丟下媽媽……”

在深圳打工的丈夫曾說:“我沒錢,回不回來都一樣”

今年5月,38歲的馮書琴就出現腿腳浮腫,到了5月中旬,眼睛都腫得無法睜開。到商南縣醫院檢查卻沒查出病因。6月29日,馮書琴到交大一附院檢查,在咸陽衛生學校上學的周亞青也趕到了西安。6月30日,馮書琴被診斷為尿毒症,醫生建議她馬上住院。

隨後,馮書琴獨自回到商南,安頓好小女兒周坤後,帶著一萬元貸款來到交大一附院住院。周亞青也給在深圳打工的爸爸打了電話,告訴他媽媽患了尿毒症。“爸爸當時就告訴我,他沒錢,回不回來都一樣……”

躺在病床上的馮書琴說,她和丈夫的關系從三四年前變得有些緊張,兩年前,生下周坤後,丈夫就到外地打工,再也沒有回過家。

7月10日左右,從深圳回到西安的周亞青父親見到了妻子馮書琴。

丈夫走後妻子直念叨:“他不要我...他不要我了”

上午周亞青回商南,想為媽媽再籌一些醫藥費,可她一分錢也沒有借到。2歲的周坤聽說爸爸回來了,“哇”的一聲就哭了:“我要爸爸,我要爸爸!”昨日上午,周亞青帶著妹妹來到交大一附院,進門後,就看見媽媽在哭,而爸爸已不見了蹤影。

馮書琴說,她醒得很早,一睜眼就發現丈夫不在身邊,皮箱和背包也不見了。在枕頭下發現了丈夫留下的兩頁書信。同病房的李淑賢說:“大概5點半左右,馮書琴的丈夫慌慌張張地走了,我想著他回老家去了,沒想到他丟下老婆一個人跑了。”周亞青回到病房知道爸爸不見了,抱著妹妹哭著就往火車站追,但沒能追回父親。在女兒去追丈夫時,馮書琴一直念叨著:“他不要我了,他不要我了……”

昨晚8時左右,馮書琴稱上廁所獨自離開病房,女兒周亞青四處尋找一直找不到。到晚上11點多,情緒不太好的馮書琴回到了病房,她去了哪里,周亞青一直不敢問。

昨日下午,馮書琴的主治醫生,西安交大一附院腎內科醫生譚峰介紹說,給馮書琴採取的治療方式是“腹透”。

目前國內對腎衰竭病採取的治療方式一般有三種:一是換腎,但腎源奇缺且價格昂貴;二是血透,即血液透析。病情嚴重者,每周至少要做三次血透,一個月的醫療費至少5000元;第三就是腹透,即腹膜透析,病人要在腹腔內植入一根導管,只需在家中每天把通過導管灌入腹腔的透析液排出體外,再把新透析液注入體內,一天需要透析三四次。跟血透的效果一樣,但每個月可節省幾百到上千元,同時還可保全病人的殘余腎功能。

全國有百余萬尿毒症患者

城市每10人就有1例腎病

“目前,中國內地城市人群慢性腎髒病患病率已超過10%,40歲以上人群更高達18.7%;以此測算,全國慢性腎髒病的患者可能超過1億,城市中每10人就有一例。”這是中國工程院院士、中華醫學會腎髒病學分會主任委員陳香美5月10日公布的數據。而腎病患者中,尿毒症患者就有100余萬人,並以年均8%%的速度遞增。據《新華日報》

尿毒症治療費高有家庭無奈放棄

尿毒症被稱為“第二癌症”。5月25日,本報曾以《一個尿毒症患者家庭的掙扎》為題報道了藍田農民曹根朋因患尿毒症無錢醫治,而給家庭帶來的“災難”。

根據我省的醫保政策,新農合和城鎮居民醫保都可以報銷尿毒症透析的門診費用。

享受城鎮職工醫保的在門診透析時可以報銷90%%,負擔相對較輕;而城鎮居民享有的醫保和大多數農村患者享有的新農合,報銷比例過低,去掉起付線外只能報銷40%%到50%%,使大多數家庭不堪重負。面對高昂的透析費用,一些家庭選擇了放棄治療、放棄了患者“活著”的追求。本報記者 何傑

商南縣38歲的婦女馮書琴患上尿毒症,在最需要丈夫關心的時候,丈夫卻留下書信和離婚協議書不辭而別,說自己無法承擔高昂的醫療費,只能“逃走”。

昨晚,備受打擊、一直念叨“他不要我了”的馮書琴獨自離開了病房幾個小時……

丈夫留下的書信(節選)

“不管你同不同意離婚,我都不會再回來”

馮書琴:

今生今世我對不起你,當我知道你得了尿毒症的時候,我一下子都傻了,不知道該怎麼辦。聽醫生說,做透析一個月就是三四千塊,要是換腎得花十三四萬元,家屬配對也得七八萬元。高昂的醫療費對我來說,就是天文數字,這幾天我一直在想,我的出路在哪里,還有兩個孩子,現在我只有對不起你們,我只有逃避這一現實,不管你和女兒怎樣恨我,我都理解……逃生是人的本能,我這也叫做“逃生”吧。你不用找我,你也找不到我,不管你同不同意離婚,我都不會再回來,好了,祝你早日康複!

一個付(負)你心的人:×××

2009年7月13日

“兩個孩子也可以送人,與我再沒有關系”

離婚協議書節選如下:“……

我覺得,走是我唯一的出路。

一、因為離婚是我提出的,所以家里一間半房子全部歸你和兩個孩子,還有家里的財產。

二、兩個孩子任由你處置,也可以送人,一切再與我沒有關...”

 

 

回首頁最新消息關於我們服務項目 服務流程貼心盯嚀 線上諮詢聯絡我們
女人國際徵信離婚部門竭誠為您服務 任何相關徵信以及離婚問題歡迎致電0800-262-262
女人國際徵信始終堅持專業、效率、保密、貼心、及使命必達的徵信社服務。收費公道,絕不中途加價。全年無休二十四小時待命!